<thead id="vhlvh"></thead><sub id="vhlvh"><meter id="vhlvh"></meter></sub>

<sub id="vhlvh"><menuitem id="vhlvh"></menuitem></sub>

<thead id="vhlvh"><menuitem id="vhlvh"><b id="vhlvh"></b></menuitem></thead>
<sub id="vhlvh"></sub>
<sub id="vhlvh"><meter id="vhlvh"><cite id="vhlvh"></cite></meter></sub>
<sub id="vhlvh"></sub>

<sub id="vhlvh"><menuitem id="vhlvh"></menuitem></sub>
<sub id="vhlvh"><menuitem id="vhlvh"></menuitem></sub>
<thead id="vhlvh"><menuitem id="vhlvh"><b id="vhlvh"></b></menuitem></thead>

<sub id="vhlvh"><meter id="vhlvh"><b id="vhlvh"></b></meter></sub>
<thead id="vhlvh"></thead>

<sub id="vhlvh"></sub>

<sub id="vhlvh"></sub>
<sub id="vhlvh"><meter id="vhlvh"></meter></sub>

<sub id="vhlvh"></sub>

<thead id="vhlvh"></thead>

<thead id="vhlvh"></thead>

<thead id="vhlvh"></thead>
<thead id="vhlvh"><menuitem id="vhlvh"></menuitem></thead>

<thead id="vhlvh"></thead><sub id="vhlvh"><menuitem id="vhlvh"></menuitem></sub>

<thead id="vhlvh"></thead>

<address id="vhlvh"></address>

<thead id="vhlvh"></thead>
<sub id="vhlvh"><meter id="vhlvh"></meter></sub>
<sub id="vhlvh"><meter id="vhlvh"></meter></sub>

<thead id="vhlvh"></thead>

<sub id="vhlvh"><meter id="vhlvh"></meter></sub>

<thead id="vhlvh"><menuitem id="vhlvh"><i id="vhlvh"></i></menuitem></thead>

<thead id="vhlvh"><menuitem id="vhlvh"><b id="vhlvh"></b></menuitem></thead>
第七百零三章排斥

西子湾的灯,自从霍弋去霍家老宅为老爷子守孝后,就很久没有再亮起过了。

但是这一夜,又亮了起来。

霍弋召来了别熙时,让她给秦故好好检查一下。

别熙时也是好就没见秦故了,知道秦故恢复了记忆,又想起之前联合团子骗她的事情,所以再见到她的时候,别熙时不无尴尬。

但好在秦故只忙着拒绝霍弋的各种示好,并且还是在病体之下,对别熙时也并没有表现出什么异样或者是排斥的情绪。

别熙时替她检查的时候,甚至还与她闲聊了两句,闲聊之中得知团子跟小米糕最近都挺好的,别熙时点头笑了笑。

“怎么样?她刚才在回来的路上一直说心脏不舒服,是心脏有什么问题吗?”

别熙时刚在床边直起身子,霍弋就过来了。

他对秦故的关心溢于言表,根本顾不上秦故并不接受他的好意,以及很排斥抗拒他。

别熙时:“只是简单的伤风感冒,你不要太紧张......”

“简单的伤风感冒?你检查仔细了,不会是细菌感染吧?细菌感染会造成急性心肌炎......”

“霍弋,你就是想我得心肌炎是不是?你就是不盼着我点好是不是?”

床上,秦故一把抓开朱玥放在自己额头上帮自己降温的湿毛巾朝霍弋丢去。

霍弋稳稳当当的将毛巾捏在了手里。

“故宝,我没有,我当然盼着你好了,这个世界上没有谁会比我更希望你好了!”霍弋想解释,别熙时甚至在他脸上看到了一闪而过的委屈。

他的视线在秦故跟霍弋之间游走了片刻后,心头划过一抹无奈。

这种事情,解铃还须系铃人,他们作为外人,还是不要说太多比较好。

“秦小姐,虽然是普通感冒但是也不容小觑?!北鹞跏币槐咚狄槐咦急感匆┑?,而这时床上的秦故掀开被子想下床,被霍弋一把摁住了。

“你还没好,烧都还没退,又要去哪儿?”

“放开我,我回家!”

秦故脸色冷冷的,高烧使得她脸颊红通通的,整个人没有往日的凌厉,反而多了些可爱。

“这里就是你的家!”

霍弋拉着秦故,“这里是西子湾,这里......”

“啪”

话还没说完,秦故就反手一巴掌扇在了他脸上。

这一巴掌之清脆,让房间里的别熙时跟朱玥都愣在了原地,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话还是该走。

秦故并不是有意要打霍弋的,她只是挣扎想抽回手。

所以这一巴掌落在霍弋的脸上,并且看到他脸颊上迅速泛起了一抹红后,秦故也愣了。

“你的感冒具有传染性,回思园恐怕会传染给孩子们,你母亲身体也不好,说不定也容易中招,就在这里住着,你如果不想看到我,我就去隔壁睡,不妨碍你,行不行?”

在满屋的沉默中,挨了一巴掌的霍弋不仅一点没有恼,反而还带着宠溺的温柔望向秦故。

秦故噎了一下,看着霍弋白/皙脸颊上的那抹红痕,到底还是没有太过于绝情,只是环顾了一下房间模样,咬牙,“我去客房?!?br/>
“故宝,别闹,客房小又不向阳......”

“霍弋,这个房间里到处都是那三年婚姻的记忆,在这里的每一分每一秒,我都很痛苦?!鼻毓识⒆呕暨?,眼眶泛红,感觉到掐在自己手腕上的手指有所松动,她不再犹豫,抽回手朝着客房走去。

毅然决然。

www.ahbs-group.com
家庭伦理小说 异世锋芒 斗罗大陆续集之七怪之子 独家公主限量爱 倾心毒君 问题妹妹起点 穿越去异界 青春之放纵 月票排行榜 穿越汉末 魔君的冷情烈妃 凤血 寐语者 楼雨晴 天侠传 召唤法师 重生之相府嫡女 状元风流 道 小说 坐脸网 超级宠物制造池 金色琴弦漫画下载 我的美女总裁老婆 玄天心经 冷漠黑道少女 贴身男佣 柳下挥全部小说 如若巴黎不快乐小说 网游之疯狂的人妖 辣书 重生之极品召唤师 校园灵异小说 莽荒纪起点 御书屋备用 黑色火种 重生之承续 网游江湖再会 重写自己 亚洲小说区 青春文学小说 帝王野史之西门庆 超级篮球 女巫的魔法庄园 神秘让我强大 甜蜜的冤家 巫颂全文阅读 法医秦明小说 笑傲江湖之大漠狂刀 破晓黎明 匡扶后周 校花之贴身高手冷轩